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未来之军娘在上》未来之军娘在上百度网盘 弱受 未来之军娘在上玻璃

更新时间:2019-08-26 16:03:04

《未来之军娘在上》未来之军娘在上百度网盘 弱受 未来之军娘在上玻璃 连载中

《未来之军娘在上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油爆香菇 分类:科幻空间 主角:仲孙沅,刘忻妍

《未来之军娘在上》作者:油爆香菇,科幻空间类型小说,主角:仲孙沅,刘忻妍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“全部翻找了?”那个神秘男人的声音有些低哑,带着点点危险,“完全……找不到?” “是,属下全部翻找过了。”接连几个黑衣人都是这样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全部翻找了?”那个神秘男人的声音有些低哑,带着点点危险,“完全……找不到?”

“是,属下全部翻找过了。”接连几个黑衣人都是这样回答,又过了一会儿,实在没什么收获,他们全部悄然无声地离开,似乎从未从出现在这里一般。

仲孙沅谨慎地又躲了一会儿,然后从躲藏地爬出来,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复杂。

按照刘忻妍的说法,君沅来历神秘,不然的话,那个受伤男人将君沅交托给刘忻妍时,怎么能拿出那么一大笔钱财?现在又有势力不明的人跑来翻找……找什么东西?

“看来这地方是不能久留了……得尽快想办法离开此处。”仲孙沅神情镇定地打开门,狭小客厅内的血腥气味比外头浓烈多了,她循着地板上的血迹一直找到仓库间。

死的人果然是刘忻妍!难不成是那个负心男人或者负心男人的原配下杀手的?仲孙沅很快就将这个可能排除,因为刘忻妍死前的模样极为可怖,身上各处还有私下用刑拷打的迹象。

若非仲孙沅活得年岁久,见识广博,估计还察觉不出刘忻妍死前受过刑。

仲孙沅只觉得自己惹上了麻烦,“到底是谁……下手竟然这么狠?”

哪怕仲孙沅讨厌刘忻妍,也只是让她多吃苦头,一辈子沉浸在痛苦之中,并没有亲手要对方Xing命的意思。毕竟,有时求死不得更加虐人。可……现在刘忻妍却死了!

“那些人到底是来找什么东西的?”

仲孙沅一进来就发现整个小屋子被翻找得乱七八糟,再结合那些人的谈话,不难猜测他们在找东西……可……这个家庭一贫如洗,若是有什么珍贵东西,早就被刘忻妍拿去卖掉换钱了,怎么会留到现在?思来想去,她还是没有头绪。

正当她想着如何处理这具尸体的时候,屋外响起阵阵鸣笛之声和敲门声。她蹙眉起身去开门,发现门外悬浮着不少车辆,那鸣笛之声便是从那车子中传来的,“有什么事情么?”

敲门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,目测身高靠近一米九,堵在门外,愣是衬托出大门的狭小。

他的脸上有一道粗长的褐色疤痕,看着好像趴着一条狰狞蜈蚣……

“抱歉,小姐……我们接到报警,说这里发生了一场命案,请问……”那男人穿着一身剪裁适合的深蓝色制服,看到开门的人是仲孙沅,眼底闪过一丝极快的阴翳。

这就是所谓的警、察……类似凡俗世界的官家职业,六扇门的衙役?

仲孙沅歪了歪头,侧开身让他进来,口气平淡地说道,“的确是发生了命案,你要调查?”

那个男人微微弯下腰进来,身后还跟着好几个装扮类似的男女。几人听到仲孙沅平静的话,纷纷投以侧目。发生命案了,这少女还能那么平静?科学么?

“咳咳咳……这是自然,发生如此恶劣的案件,我们不能不管。”进入屋子,众人看到乱成一团的屋子,纷纷蹙了蹙眉头,没多时默契地分工合作,案件**采样。

“请问,遭遇不幸的人是你的谁?”那个男人看了眼未曾被动过的刘忻妍,再看看仲孙沅堪称冷静和平淡的面容,心下闪过一丝异样情绪……这个少女……未免太过平静了。

“她叫刘忻妍,名义上的母亲,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这个样子了。”

仲孙沅耸耸肩,侧目看向男人,“我知道你在疑惑什么,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那么平静?看到血案现场还能像没事人一样?亦或者……干脆怀疑杀人凶手是我?”

被抢白了,那个男人的表情有一瞬的僵硬,正要解释,仲孙沅哼了一声,说道,“你别乱想了,杀她的人不是我。至于为什么这么冷静……那是因为我恨着她,恨不得这个女人早些归西。如今有人帮我完成愿望,我干嘛要伤心或者惊讶?没开心大笑已经很给面子。”

办案那么多年,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奇葩的受害者家属。男人无奈地说道,“虽然你的发言让人无言以对,不过还是要按流程走一遍,麻烦你到警局配合调查。”

这个世界的办案效率比仲孙沅想象中快多了,半夜凌晨时分,大致流程已经走完。

案件定Xing为入室抢劫杀人案,根据各方取材和鉴定,仲孙沅被排除了嫌疑,也就是说,她只要再做一些口供,就能放人回家。而随着案件初步调查,刘忻妍这些年的行为也暴露出来。

除了君沅的身世,其他内容都和现实没有多少出入。

直到这时,那名警官才知道仲孙沅之前的言行是为何了,“君沅小姐,最后问几个问题,麻烦您能如实回答,这对案件调查至关重要。第一个,最近刘忻妍女士有什么结仇行为么?”

大概是刘忻妍死了,身体残留的感情也烟消云散,全身都轻快了不少。听到警官问话,她思忖着说道,“结仇?她前几天贩卖女儿不成,得罪了人,算不算结仇?昨天匆匆忙忙说要让那个负心男人给她名分,就跑过去闹腾了……这算不算结仇?”

警官低头做了笔记,然后继续问,“我们发现房间十分乱,有非常明显的翻动痕迹,而且死者死前曾受过虐待和拷打。你仔细想想,家里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?”

“你觉得我家真有这样的东西,还会过得如此清贫么?”仲孙沅不软不硬地回了一句。

陆陆续续问了几个问题,仲孙沅感觉隐约有些不对劲。虽然是在办案,但某些问题着实过了。与其说对方在办案,还不如说在诱导和【拷问】!

忙碌到半夜,仲孙沅终于可以离开,一名女Xing警官还非常好心地将她送回去。路过警局门口,她隐约嗅到一股略带熟悉的味道,转头看向大门,仅仅看到一片黑色衣角。

“怎么了,君小姐可是想起什么重要线索了?”女警扬起温柔笑容,眼神和蔼地看着她。

“并没有……只是觉得脊背突然有些凉意,大概是夜风太大了。”仲孙沅冷着脸回答,丝毫不为所动。回到家,屋子里的血迹已经被人处理好了,还贴心地喷了空气清新剂。

“报警?这贫民窟死个人再正常不过,我还没报警,竟然就有办案的人过来……”仲孙沅思及之前察觉到的气息,心中闪过一丝大胆的猜测……莫非……这地方真的不能久留了。

不过在思考这些问题之前,她还要解决人生大事——肚子饿了,动脑筋都觉得费劲儿。

一挥手,一架半人高的实木桩子出现在身前,她念了一声咒,那桩子突然漂浮在空中,银绿色的复杂圆形阵法出现在半空,在阵法的催动下,桩子开始复杂迅捷的变化。

良久,木桩变成一个呆呆愣愣的小木人儿,正正方方的大脑袋,身体呈现长方体,双脚是两支轮子,双手的形状更加古怪。它微微转动硕大的脑袋,一双绿豆大小的黑眼珠滴溜溜转动,凝在她身上。嘴巴部位是一个可以张合的正方形小口子,“宸沅尊者。”

“将这些食物拿去处理了。”一个袖里乾坤,将超市买来的食材尽数丢给那个机关小人。

她辟谷多年,踏剑峰也仅有她一人居住,没有伺候的小童,偶尔也会冒出口腹之欲。自己不善厨艺,自然要找人来拾掇了。踏剑峰的卫生和厨房,都由她制作的几只机关人包圆。

现在唯一庆幸的是机关人本身储备足够的驱动灵力,不需要她给它补充,不然依照她现在的状态,根本驱动不了机关人。也幸亏今天的青松拳有些作用,不然袖里乾坤都搞不定。

机关人一号奉命做饭,肚子打开,里面层层叠叠放慢了各种厨具。它用半圆形钳子一样的手叼出几样东西,然后以灵气为燃料,驱动灵火开始就地做饭。

仲孙沅去浴室洗了个澡,洗净一身难闻的臭味,然后从头到尾打了一遍流畅的青松拳,直至全身冒着热汗,机关人一号倒腾出来的食物也好了,光是闻那个香味,就让人拇指大动。

“我明天去上学,家里的防卫交给你。若是有人闯进来,你不用动手,只需乖乖躲在一旁,将画面录下来即可。”仲孙沅不觉得暗中之人会那么轻易放弃,杀一个回马枪也是有可能的。

吃饱喝足,仲孙沅吩咐机关人为自己护法,然后就开始打坐入定。默默吸收天地灵气,温养这具身体的经脉。虽然依旧不能储存元婴,也比昨日好多了。

天光乍破,她倏地睁开眸子,口中吐出一口浊气。晨起练拳直至热汗淋漓,捏了捏酸胀的肌肉,仲孙沅享用了美味的早餐,继续去上学。

“喂,你今天来得倒是够早的。”昨天的少年继续踩着风骚的飞行器从她头顶掠过,然后缓慢降低水平,速度也降下来,“昨天……家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吧?”

仲孙沅暗暗翻了个白眼,反问道,“按你说,我家里该发生什么事情?”

少年哽住,眼睁睁看着仲孙沅离去,“这个君沅……说话怎么越来越刺了?”

精彩评论:

这个作者(油爆香菇)很坑,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,就跳出来写个几章,向读者们道个歉,讲出个理由来。什么离婚啊?什么在忙相亲啊?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,等个几天故态复萌,又断更了!!!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。这么一《未来之军娘在上》写了好几年了,至少三四年吧,才更了100多章。而且目前又坑了。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。生孩子?慎入!!!!!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